飞形观察

都市之光的观与辨(一)

admin

当时是什么促使您选择建筑专业?此后又为何将职业重心转移到室内空间设计领域?

您如何获取和保持自身作为设计师的创作灵感与创作激情?

 

“观察者是无处不在、微服出巡的君主。”读到波德莱尔诗句的那个下午,我从一间咖啡店到另一间咖啡店,目光和思绪随着人潮不停运转思考。

大学时候的我爱看文艺电影,听蓝调摇滚,读罗兰巴特和波德莱尔,在咖啡馆一坐就是几个小时,看都市里的人来人往。这样的生活好像与我原本就读的数学系距离太远。建筑系要求人文感性面与实技理性面并重,能让我钟爱的生活方式显得自然又合理,于是我遵从自己内心的诉求,转去了建筑系。

等到创业的时候,我又从建筑的外部走向了内部,选择了室内设计,是因为两相对比下,室内空间与人的互动对话更加密切。室内空间如何参与到都市中人与人的相遇拥抱,如何成为都市生活的舞台,如何诱使people engagement的发生,这些问题如此有趣,从过去到现在,一直绵延到未来,总能激发我的热情与灵感。

对我来说,一年里“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南山”的日子3天就够了。生命受到的所有致命魅惑都来自于都市生活——荣光、力量、繁华、逃离……多元的都市生活光怪陆离着勾引人们奋不顾身地投入其中探险。对都市生活的观察思考,是我设计生命的持续动力。

 

图片
图片

图片
 

您的公司取名飞形,有何寓意?

 

我创立的OFA飞形(Office for Flying Architecture),其命名取自传说中的典籍《西升经》中“神能飞形,亦能移山”的讲述:精神能够脱离形体的藩篱,自由飞翔,甚至能够搬移整座山体。我希望OFA飞形不会被所谓的风格、流派或手法等形而上的固定概念束缚,OFA飞形的“神”来自于对都市生活持续不懈地观察思考,这需要用心和坚持。有了这个“神”,空间才能真正被我们“玩”得不拘一格、飘逸翻飞。

 

图片
 

图片

图片
 

早在2001年,也就是创立台北OFA飞形的3年之后,您便将OFA飞形带到了上海。当时为何选择将上海作为OFA飞形进军大陆的第一站?

 

Environment环境的因素谈,因为靠海的缘故,上海占尽地利之便,在任何年代都是东西文化交流的荟萃之地。

同时,产业外移在世纪之交大成规模。跟随客户的转移,OFA飞形由区域化城市进入更加国际化、东西方文化并存,且极度商业化的上海,亦是放眼大陆、胸怀雄心的好Timing时机。

我非常喜欢上海这个都市,因为它有着商业深刻的痕迹,新旧文化特征并存,古迹多透露出历史的时间感,又能接受各方的新鲜事物,一起交互激荡出更多创意的文化。正是这种Dialogue Pattern对话模式与Exchange多元交互的氛围,吸引我带着OFA飞形来到上海。

Environment, Timing, Dialogue Pattern and Exchange,这四个话题正巧是我与伙伴们探讨OFA飞形的灵感核心时最为关注的课题。在上海这座人们口中的魔都,这些话题变得更为复杂微妙也更引人入胜。

 

图片
 

图片
 

图片


本文节录自《宁波设计》杂志

Copyright © 2002-2022 飞形设计咨询版权所有